大仙席安

都是真的好梦不醒

生生【霆峰】

#速打

#现实向

#试试又改版了的tag

禁止上升真人!!!禁止上升真人!!!




    ——够不够?

    ——最好是满到溢出来。



没有人洗澡是穿衣服的。

陈伟霆一脚踩进浴缸里,水波纹一荡一荡的,以脚为中心一圈又一圈远去。那前天刚被李易峰洗涮了个彻底的雪白浴缸,现在终于是放满了水。

李易峰给陈伟霆拿换洗衣物进来时,看见的景象是他小心翼翼地正蹲下坐进浴缸底。



“……那,我走了。”

李易峰把衣服和睡裤给他放在了马桶前的小椅子上,还贴心的拿了张帕子给盖住。

哦,该死的贴心。



陈伟霆只能点了点头,尽管此时的他心中有千百句话想说。



刚刚李易峰和陈伟霆吵架了,为了一件很小的事。陈伟霆现在想来,确实是他们都太敏感了,状态都不对,所以最好分开来各自冷静,最后再若无其事的重新在一起。一切都皆大圆满。

他们都这样想。





可后来事实发展越来越偏离轨道。





李易峰百无聊赖的待在剧组里。在这大山之中拍戏,最烦的就是手机网络有时候不太好,一张图半天都缓不出来,气得李易峰的小号都退出了微博陈伟霆超话。

结果后面下戏后还是悄咪咪的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嘴里也不知道在念叨着啥,嘴皮子动的挺快。助理小张凑过去,把保暖水杯盖子一开,直接给怼在了李易峰的嘴里,态度坚决不容分说。

李易峰嘴里嫌弃兮兮,可行动还是得屈服。

“那个,张姐,陈伟霆他最近有没有联系我啊?”

小张见他喝得杯子轻了好多后才把盖子盖上。



“你问我干嘛,手机最近也没见你少翻啊,他联系你怎么也不会找到我这吧。”

小张很无奈,每次他们吵架她们这些在底下做事的助理啊就很惨,一天被问八百遍对方的消息还不带重样。例如什么他是不是感冒了?他有没有好好吃饭,他助理记得给他饭盒里挑香菜了吗?

气得小张最近都在翻阅佛经书籍,清心嘛。



李易峰委屈。

怎么的呢,是不能凑合了要离了?





这厢,陈伟霆也很委屈。

每次吵架,最先低头的一定是陈伟霆,没什么其他的理由,也不是什么知道错了,只是觉得让李易峰继续生气很不好,待会身体给气坏了可咋整。

这一次吵架,陈伟霆是真的不想低头了。



时间毕竟久了,陈伟霆也越来越爱李易峰,可爱这个东西吧,很奇怪,你越爱他,就越来越容易斤斤计较。一件事,从小变化到大,这之间的过程也是很快的,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能变成导火索。但这导火索这次可能是真的崩盘了,因为他陈伟霆和李易峰是真的快四个月没联系了。



事情开始变得严重化。陈伟霆打死都不会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李易峰算比较豁达,其中也包含了些孩子心性。赌气嘛,谁不会?

先是你不联系我我也不联系你,过了几天后,变成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再到最后一个程度就成了原来你已经不爱我了。

李先生越想越难过,可这吵架的头是他起的,扔了陈伟霆新送他的生日礼物虽是无意的,可在帐篷里翻来覆去睡不着的也还是他。

李易峰脾气大雨点小,来的快去的也快,陈伟霆就不一样了。一般不生气的人一旦生起气来那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消的。



其实说了这么多,到头来还是谁也不低头的问题。





三年的感情,倒长不短的,李易峰翻着手机,屏幕上的内容唰唰的往上窜。这么久没见没联络,李易峰也就只能上小号去微博陈伟霆粉丝站逛逛,收收机场图啊活动图啊啥的。然后越想越委屈,明明以前都是陈伟霆主动发给他的。





最近天气也开始降温,李易峰待的大山戏也快要结束,之后要转站横店,驻扎个两三个月的样子后整部剧就杀青了。



等杀青了一定回家给陈伟霆打个电话好好问问他!

问什么呢?

李易峰想了想,说,问他为什么不先认错。

小张转过身翻了个白眼,幼稚。







是挺幼稚的。



李易峰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呆在自己家客厅中央。





陈伟霆搬家了。李易峰是这样评价的。

所谓搬家,就是把他们两个的公寓,而其中属于陈伟霆的那一部分东西忽然没了。李易峰愣愣的看着眼前空出一大半的房子,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没顶的难过一次性向他涌来。



李易峰有些摇摇晃晃,像喝醉了酒似的站不稳,最后只能一屁股坐在被打扫了个干净的地板上,呆呆的直直看着外面已经变得灯火通明的城市大厦。

车水马龙,明明很热闹,好像什么都不缺,可又感觉什么都不属于他。

感觉这世界上,终于有那么一个地方,那里不大不小,没有人能找得到那里,除了李易峰自己。那个地方明明已经长出了草地和许多花朵,再过一些时间说不定就能被人发现给开发成旅游景点。可惜了,这次是真的被海水给淹没了。



李易峰低下头,过了很久,才终于从那手指缝中听见一丝丝细小又低沉的抽泣声。李易峰在哭。这是一个任谁都不敢相信的事实。

李易峰忽而想起,当初刚和陈伟霆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曾想过分手。他有些兴奋的问陈伟霆,问他会不会和自己分手。李易峰清楚记得,陈伟霆斩钉截铁的回答了他,还顺带被打了下脑袋。





不会。





骗子。明明就会。







后来又过了两年,李易峰整颗心都扑在了事业上,私下里和朋友的联系往来也很频繁,可总有那么闲下来的时刻,每次一闲下来,一定会想起陈伟霆。有静静的想,有在家大声质问的想,有醉酒的想,也有难过到颓废的想。可不论是哪种想,李易峰都清楚的知道,回不去这个词,说的正是他们。

是中间的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李易峰倒在沙发上,手里拿着兑了一小杯雪碧的葡萄酒。介于第二天要出席电影宣传的活动,所以李易峰自己也不敢喝多了。

再给他一次机会。李易峰听见自己的心这样说。

那就再给他一次好了。放过他,放过我。







这次的电影宣传有陈伟霆,因为活动场地是同一个。







再在后台见到李易峰确实是出乎了陈伟霆的意料。

陈伟霆一手拿着咖啡一边和经纪人探讨接下来要接哪个剧本一边往休息室走,然后迎面撞上了也和经纪人走在一起的李易峰。

说不尴尬都是骗小朋友的。



陈伟霆瞬间呆住,然后眼睁睁的看着李易峰在他面前笑开了花。

他说,“你好。”

陈伟霆也跟着傻傻的回了句:“你好。”



陈伟霆很早便发觉了。他追逐了大半生的春天,李易峰一笑就是了。





李易峰和陈伟霆面对面站了起码五分钟,四目相对。可即使到了这种地步,李易峰还是没等来陈伟霆的下一步。可能缘分就是这样了吧,可念不可及。



陈伟霆还是纠结过。

分手两年后第一次遇见李易峰,自己要不要做些什么,或说些什么话?最后纠结了半天,陈伟霆还是决定什么也不做。

放手就是放手了,再想回去也回不去了。

这两年以来,他们都没有没了对方就活不下去,甚至双方的事业都以可见度的形式上涨,至少这证明了,选择放手不会是坏决定。

没有移情,没有不喜欢,也没有不爱。只是单纯的累了。陈伟霆和李易峰的距离不该变成这样的。



是啊,只是累了。







李易峰突然回头叫住了陈伟霆,吓得旁边的两位经纪人立马回头,瞬间警戒和戒备的眼神逗得李易峰笑出了声。







“嘿,我原谅你了。”









可我,不打算原谅我自己。











太多太多

遗憾的后悔的

总是在失去了以后

在最后

会好的会过的

你用时间告诉我

到头来

我恨我

只会躲在永夜的背后找微光的出口



生生【霆峰】

#速打

#现实向

#最近的tag不好翻啊我有点担心

禁止上升真人!!!禁止上升真人!!!






    ——够不够?

    ——最好是满到溢出来。





没有人洗澡是穿衣服的。

陈伟霆一脚踩进浴缸里,水波纹一荡一荡的,以脚为中心一圈又一圈远去。那前天刚被李易峰洗涮了个彻底的雪白浴缸,现在终于是放满了水。

李易峰给陈伟霆拿换洗衣物进来时,看见的景象是他小心翼翼地正蹲下坐进浴缸底。



“……那,我走了。”

李易峰把衣服和睡裤给他放在了马桶前的小椅子上,还贴心的拿了张帕子给盖住。

哦,该死的贴心。



陈伟霆只能点了点头,尽管此时的他心中有千百句话想说。



刚刚李易峰和陈伟霆吵架了,为了一件很小的事。陈伟霆现在想来,确实是他们都太敏感了,状态都不对,所以最好分开来各自冷静,最后再若无其事的重新在一起。一切都皆大圆满。

他们都这样想。





可后来事实发展越来越偏离轨道。





李易峰百无聊赖的待在剧组里。在这大山之中拍戏,最烦的就是手机网络有时候不太好,一张图半天都缓不出来,气得李易峰的小号都退出了微博陈伟霆超话。

结果后面下戏后还是悄咪咪的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嘴里也不知道在念叨着啥,嘴皮子动的挺快。助理小张凑过去,把保暖水杯盖子一开,直接给怼在了李易峰的嘴里,态度坚决不容分说。

李易峰嘴里嫌弃兮兮,可行动还是得屈服。

“那个,张姐,陈伟霆他最近有没有联系我啊?”

小张见他喝得杯子轻了好多后才把盖子盖上。



“你问我干嘛,手机最近也没见你少翻啊,他联系你怎么也不会找到我这吧。”

小张很无奈,每次他们吵架她们这些在底下做事的助理啊就很惨,一天被问八百遍对方的消息还不带重样。例如什么他是不是感冒了?他有没有好好吃饭,他助理记得给他饭盒里挑香菜了吗?

气得小张最近都在翻阅佛经书籍,清心嘛。



李易峰委屈。

怎么的呢,是不能凑合了要离了?





这厢,陈伟霆也很委屈。

每次吵架,最先低头的一定是陈伟霆,没什么其他的理由,也不是什么知道错了,只是觉得让李易峰继续生气很不好,待会身体给气坏了可咋整。

这一次吵架,陈伟霆是真的不想低头了。



时间毕竟久了,陈伟霆也越来越爱李易峰,可爱这个东西吧,很奇怪,你越爱他,就越来越容易斤斤计较。一件事,从小变化到大,这之间的过程也是很快的,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能变成导火索。但这导火索这次可能是真的崩盘了,因为他陈伟霆和李易峰是真的快四个月没联系了。



事情开始变得严重化。陈伟霆打死都不会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李易峰算比较豁达,其中也包含了些孩子心性。赌气嘛,谁不会?

先是你不联系我我也不联系你,过了几天后,变成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再到最后一个程度就成了原来你已经不爱我了。

李先生越想越难过,可这吵架的头是他起的,扔了陈伟霆新送他的生日礼物虽是无意的,可在帐篷里翻来覆去睡不着的也还是他。

李易峰脾气大雨点小,来的快去的也快,陈伟霆就不一样了。一般不生气的人一旦生起气来那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消的。



其实说了这么多,到头来还是谁也不低头的问题。





三年的感情,倒长不短的,李易峰翻着手机,屏幕上的内容唰唰的往上窜。这么久没见没联络,李易峰也就只能上小号去微博陈伟霆粉丝站逛逛,收收机场图啊活动图啊啥的。然后越想越委屈,明明以前都是陈伟霆主动发给他的。





最近天气也开始降温,李易峰待的大山戏也快要结束,之后要转站横店,驻扎个两三个月的样子后整部剧就杀青了。



等杀青了一定回家给陈伟霆打个电话好好问问他!

问什么呢?

李易峰想了想,说,问他为什么不先认错。



小张转过身翻了个白眼,幼稚。







是挺幼稚的。



李易峰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呆在自己家客厅中央。







陈伟霆搬家了。李易峰是这样评价的。



所谓搬家,就是把他们两个的公寓,而其中属于陈伟霆的那一部分东西忽然没了。李易峰愣愣的看着眼前空出一大半的房子,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没顶的难过一次性向他涌来。





李易峰有些摇摇晃晃,像喝醉了酒似的站不稳,最后只能一屁股坐在被打扫了个干净的地板上,呆呆的直直看着外面已经变得灯火通明的城市大厦。

车水马龙,明明很热闹,好像什么都不缺,可又感觉什么都不属于他。



感觉这世界上,终于有那么一个地方,那里不大不小,没有人能找得到那里,除了李易峰自己。那个地方明明已经长出了草地和许多花朵,再过一些时间说不定就能被人发现给开发成旅游景点。可惜了,这次是真的被海水给淹没了。





李易峰低下头,过了很久,才终于从那手指缝中听见一丝丝细小又低沉的抽泣声。李易峰在哭。这是一个任谁都不敢相信的事实。



李易峰忽而想起,当初刚和陈伟霆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曾想过分手。他有些兴奋的问陈伟霆,问他会不会和自己分手。李易峰清楚记得,陈伟霆斩钉截铁的回答了他,还顺带被打了下脑袋。







不会。







骗子。明明就会。









后来又过了两年,李易峰整颗心都扑在了事业上,私下里和朋友的联系往来也很频繁,可总有那么闲下来的时刻,每次一闲下来,一定会想起陈伟霆。有静静的想,有在家大声质问的想,有醉酒的想,也有难过到颓废的想。可不论是哪种想,李易峰都清楚的知道,回不去这个词,说的正是他们。

是中间的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李易峰倒在沙发上,手里拿着兑了一小杯雪碧的葡萄酒。介于第二天要出席电影宣传的活动,所以李易峰自己也不敢喝多了。



再给他一次机会。李易峰听见自己的心这样说。



那就再给他一次好了。放过他,放过我。









这次的电影宣传有陈伟霆,因为活动场地是同一个。









再在后台见到李易峰确实是出乎了陈伟霆的意料。



陈伟霆一手拿着咖啡一边和经纪人探讨接下来要接哪个剧本一边往休息室走,然后迎面撞上了也和经纪人走在一起的李易峰。



说不尴尬都是骗小朋友的。





陈伟霆瞬间呆住,然后眼睁睁的看着李易峰在他面前笑开了花。



他说,“你好。”

陈伟霆也跟着傻傻的回了句:“你好。”





陈伟霆很早便发觉了。他追逐了大半生的春天,李易峰一笑就是了。







李易峰和陈伟霆面对面站了起码五分钟,四目相对。可即使到了这种地步,李易峰还是没等来陈伟霆的下一步。可能缘分就是这样了吧,可念不可及。





陈伟霆还是纠结过。



分手两年后第一次遇见李易峰,自己要不要做些什么,或说些什么话?最后纠结了半天,陈伟霆还是决定什么也不做。

放手就是放手了,再想回去也回不去了。

这两年以来,他们都没有没了对方就活不下去,甚至双方的事业都以可见度的形式上涨,至少这证明了,选择放手不会是坏决定。



没有移情,没有不喜欢,也没有不爱。只是单纯的累了。陈伟霆和李易峰的距离不该变成这样的。





是啊,只是累了。









李易峰突然回头叫住了陈伟霆,吓得旁边的两位经纪人立马回头,瞬间警戒和戒备的眼神逗得李易峰笑出了声。









“嘿,我原谅你了。”











可我,不打算原谅我自己。













太多太多

遗憾的后悔的

总是在失去了以后


在最后

会好的会过的

你用时间告诉我


到头来

我恨我

只会躲在永夜的背后找微光的出口





#《如我方回首》小番外

#小甜饼



关于你   我爱你




其实吵架已经有两个月了,李易峰也早想从陈伟霆的公寓搬出来,可那种心中若有若无的悸动感无法消失。

小牛奶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关注着自己的老板大Boss,在发现他已经第二十五次挠头发后选择关上了自己正在打排位赛的手机。

“Wow Wow who is the beauty that makes us handsome boys so headache? ”
(哇!哇!是哪位佳人引得我们大帅哥这么头疼啊?)



李易峰白了她一眼,转头说,“还要我说吗,你知道是谁。”

小牛奶左手撑着下巴,脑袋怼在李易峰左肩不远处,“可是威廉哥都已经送了一个半月的六个核桃了,就是你都不搭理他啊。”

李易峰又继续说,越说越生气,“还六个核桃!他怎么不送我脑白金啊?是变相着说我需要补脑吗?!谁理他!哼!”

这下就连小牛奶都没办法了,只能选择性闭嘴,眼神却一直锁定化妆台右后方的小角落,那里有一块帘子,是平时用来换衣服的地方。





现在别说出来说话了,陈伟霆就是躲在帘子后面动也不敢动。

是真怂。



“你说他过不过分,啊,明明就是苏苏和越越太闹了嘛,我就说了他俩几句,他就凶我!凶我啊!!!”



明明就是你抢了苏苏的零食然后越越找你要沃。



“还有!他陈伟霆半个月回来一次就不说了,他回来居然还不洗澡!不洗澡啊!你说他过不过分?!”



我不就太累了想第二天早上起来再洗沃。



“他要是再这样,我就!我就离婚!”

李易峰说的兴起,恨不得结婚戒指都要拔下来,看的在帘子后面踮脚的陈伟霆心里那个透凉,简直是心惊胆战。



“离什么婚!我不同意你凭什么离婚!”

陈伟霆啪嗒一下掀开帘子,一个箭步冲到李易峰跟前,一个亲亲就怼了上去。李易峰感觉牙齿都磕疼了。



一个深吻结束,李易峰和陈伟霆都有些气喘吁吁,陈伟霆放开他,整个人凑到李易峰的左耳边,问他。







“我这么帅,这么爱你,你还要离婚?”






【霆峰】神说

#速打

#小甜饼




神说,神说,我要听你说。





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半夜醒来了。


李易峰想。


自从和陈伟霆那混蛋分手后,十个晚上一定有七个是无眠的。很奇怪。


李易峰很气,气得要死的那种。整个人顶着张被气得鼓鼓的脸拨了个电话,语气十分恶劣,态度非常极端。


“陈伟霆,你这个辣鸡!你给我死过来!”




无奈,陈伟霆这个只敢躲在附近酒店房间里看剧本的倒霉男人只好趁着夜色去了趟小吃街,左挑右选才给李易峰打包了份酸辣粉,还外带买了碗冰粉,面上能看见里面加了很多陈伟霆特意让老板娘加的红豆。


李易峰非常喜欢吃红豆。




然后陈伟霆就笑的一脸褶子的赶回了家,和李易峰的家。




“babe,你别生气了,我不是故意的,你看,我也好难过好难过。”


陈伟霆指着自己的心脏部位,硬拉着李易峰的手要他摸,李易峰不摸,陈伟霆也不管,就是要让他摸。一来二去,李易峰也松了口,发狠似的瞪了陈伟霆一眼。


“好吧,这次就原谅你,下次再让我看见你和别人乱传绯闻,我就真的和你分手!”


虽然李易峰那小模样看上去确实不凶,可还是把陈伟霆给吓坏了,“我错了我错了babe,你说这惩罚还不够吗,我好不容易休假几天你还不准我碰你!我都要难过死了!”


这厢,已经自动开启屏蔽的李易峰却开开心心的窝在陈伟霆怀里吃酸辣粉,嘴里一边吃着还不忘挑刺,“你下次不要给我加豆芽了,我不喜欢它,很难吃的……喏,还有木耳,明明是你喜欢吃你干嘛给我加……blablabla……”


诸如此类。




陈伟霆此刻乐得享受,怀里终于是抱到了好几天都不让近身的人,哪里还能分出心去听他说什么,但又不能不回应,所以只好一边说sorrysorry一边去玩那人的小呆毛。




“babe,我最近看微博,有个粉丝给我发了个私信,上面只有一句话,我觉得很对。”



李易峰听到此,也顾不上擦嘴,放下筷子就抬起了头,带着满脸的好奇望着陈伟霆。


陈伟霆嘴角带笑,凑上去将李易峰嘴边的点点红油挨个添个干净。







“神说,我没了你,不会好过。”








【霆峰】遇到 1

#对话体

#破镜重圆梗

#可短可长随缘



链接请移步评论第一条





  “我们饶了这么一圈才遇到

    我比谁都更明白你的重要”








我要上天了哈哈哈哈哈哈!!!!

林秦真的  嗯 

【霆峰】你看

#速打小甜饼

#勿上升正主

#真·短篇





   ——人生苦短,你到底要不要承认喜欢我?



“卡!”

导演洪亮的声音贯彻整个拍摄场地,李易峰满头大汗的走向助理,急切的想要拿到那两个小风扇来降温。

“峰哥,威廉来探班了!”

小助理雀跃的向李易峰述说着,脸上洋溢着的兴奋能准确的传达给李易峰,可他却并没有那个心思去思考那多余的东西。

比如。陈伟霆为什么突然来探班。



李易峰没说什么,只沉默着,刚好这时导演正拿着大喇叭在机子前大喊着‘休息’二字,李易峰看了看遍地狼藉的四周,不得不走向自己的休息室。并无奈的叹口气。

“嘿!峰峰你终于休息了!”

李易峰还没完全走进房间,整个人就被因听见开门声而迅速站起身的陈伟霆给迎接。两个人的视线相汇,两双眼睛却能看见不同的东西。大伦都懒得看这两个人,叹了口气,主动关了门出去。



李易峰习惯性的摸摸后颈,然后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黑色的皮沙发衬着一身浅蓝色古装戏服的李易峰显得格外好看。陈伟霆依旧穿着有个人风格的私服,才刚被染成粉色的头发被那人的颜值依托出不一样的味道。

李易峰转移视线,左手拿起桌上的矿泉水来喝,“你怎么突然来了,没和朋友去玩?”

陈伟霆转转戒指,眉毛一挑,“这不是来找你了吗?”

“我在拍戏啊……”

陈伟霆双手一摊,耸了耸肩,表示自己知道。李易峰无奈,翻了个白眼。

“听说你家里想给你介绍女朋友?”

陈伟霆正剥着橘子,好了后一片接着一片的往自己嘴里送,李易峰皱皱眉:“你听谁说的?”。陈伟霆咽下橘子,眼神中有着看不透的情绪直盯着李易峰。

“你觉得呢?”



好吧。对于陈伟霆和自己妈妈的关系程度就连李易峰都得认输。李家第二个儿子?还是几乎天天打电话地位已经极度威逼李易峰这亲儿子的新儿子?

李易峰认输。



“我妈说的?”

李易峰几乎是脱口而出,可陈伟霆却摇摇头,这下是真的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你想吗?”

陈伟霆凑近,成功将李易峰彻底困在沙发一角,“我只问你,你想吗?”



李易峰难受的眨眨眼,脑海中正翻江倒海的想着措词。可陈伟霆明显的并不想给李易峰多余的时间细想。

当陈伟霆再一次用膝盖抵住李易峰的大腿时,李易峰一边慌乱的抵住陈伟霆不断下压的胸膛一边开口:“我能怎么办啊!我当然不想啊!这不是早就喜……”



陈伟霆瞬间停住,将李易峰整个人困在怀里,低沉磁性的嗓音在李易峰耳边喃喃着,“你喜欢谁?”





你喜欢谁?

你喜欢谁?

你喜欢谁?

这还有问吗,当然是陈…

李易峰干瞪着双眼睛,眼珠子周围有很多血丝,彰显着主人这几天的作息颠倒休息太少。陈伟霆极有耐心,又盯着李易峰缓缓问了一遍。



“李易峰,你到底喜欢谁?”



废话,我当然……当然是喜欢你啊……

李易峰咬着下嘴唇,化妆师涂好的口红颜色刚好,陈伟霆上前猛的亲上一口,嗯,性能也好,没掉色。

李易峰霎时脸就像煮好的虾子一样,红个透天。

“……你……你你……你亲……”

“是,我亲了你。”



李易峰支支吾吾,半天吐不出一句完整,陈伟霆耐心听他结巴了很久,才终于替他讲出。







“所以李易峰,你到底能不能承认你喜欢我。”



如我方回首之不知道几的微信体



最近几个月以来再加上开学真的没啥时间填坑,对于《如我》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我没忘《如我》

我会填坑的

最后

微信体简单直接~

【霆峰】We should be together (上)

#速打

#明天情人节快乐 贺文

#推荐BGM:关诗敏——恋人未满





  我不相信都动了感情却到不了爱情

  那么贴心却进不了心底

  你能不能快一点决定

  对我说我爱你







陈伟霆第一次遇见李易峰是17岁那年。那年正上高二,课业正是重要的阶段,陈伟霆也就是在那时候发掘了打篮球的技能。

那天天气非常热,特别晒,陈伟霆满头大汗的坐在篮球场的三分线上,整个人都恨不得呈现一种‘躺尸’的状态,然后眼睛正没法聚焦的时候突然有双运动鞋进入视线。

“你没事吧,今天这么晒你还来打球?而且你连水也不带,你身体素质这么好的啊。”

陈伟霆抬眼一看,来人是自己来到这里结交的第一个朋友——何恺。

陈伟霆摇摇头,伸手接过何恺递来的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就咕噜咕噜开始喝。何恺瞅了他一眼,有些嫌弃,“你看你这大油头,诶你能不能有点自觉啊,脸这么好看注意点打扮呗,学校这么多人喜欢你勒。”

陈伟霆喝的快,又听到这话,猝不及防就被噎住,整个人呛得直咳嗽,“什么啊,我又不喜欢她们,干嘛要这么麻烦。”

麻烦???

何恺无奈,怼不过。自己也索性坐在陈伟霆身边掏出手机,“我弟吧,叛逆期还没过,最近一直和我姑姑吵,这不,今天就被我姑姑收拾出门丢我家来了。”

“你居然有弟弟?”

“我艹陈伟霆,就许你有弟弟我不能有?!”

何恺一手准确的捏住陈伟霆那递到嘴边的矿泉水瓶瓶身,满眼都写着威胁。陈伟霆好笑得推开何恺的手,“多好啊,你多一个玩伴,我们也正好一起出来玩嘛。”

何恺愣住,“我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表弟那么好的性格都能和我姑姑吵起来,肯定是我姑姑过分了,我看最近几天找他聊聊。”

陈伟霆被说起了兴趣,也从地上坐起来,打开书包拉链拿出毛巾擦汗。

“我表弟性格那个好啊,诶你不知道,我小时候可劲的欺负他,他从来不吱声也不反抗,时间久了,后来我就良心发现,对他特别好特别好。”

“欺负?”陈伟霆斜眼瞅他“就你这一米七四的个子,没想到你个小胆大啊~”

“我!”

何恺气得脸通红,站起来就要一拳头招呼过去。



“哥?”



何恺马上乖乖得转过身来,脸上充满笑容,“峰峰你来啦,快过来,我给你买可乐了。”

陈伟霆马上一个眼刀就朝何恺甩了过去。什么意思,我值矿泉水你宝贝表弟就是可乐了?!



直到何恺拉着一个人走了过来,陈伟霆的思绪才重新回来。





陈伟霆记得,那天的天蓝蓝的,草绿绿的,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丝甜枣的味道。然后,心怦怦的,而眼前的人,是耀眼的。





那个人就是李易峰,何恺的表弟。

后来陈伟霆一直带着李易峰玩,三个人的时光过去很快,转眼就是高考,何恺选了离家远点的武汉,秉着‘作为一个四川人我不怕热’的态度雄赳赳气昂昂的拖着行李箱上了飞机,而陈伟霆考上了家乡香港的著名港大,充满着兴奋也拖着行李箱上了飞机。

三人帮,瞬时只留下才上高一的李易峰。

两年时间,不长不短。





李易峰也报了港大。

李易峰其实对上哪一所大学这件事是没什么所谓的。至于为什么一定要考上港大,当通知书拿到手里的那一瞬间他才反应过来。

李易峰要去找陈伟霆。

这两年里他们没断联系,时不时的发个消息聊聊天打会电话也是家常便饭。他们的关系已经好到令何恺‘嫉妒’。毕竟陈伟霆两年间唯一一次回成都只是来看李易峰的。



踏上香港的土地,闻着迎面吹来的风,李易峰狠狠的呼吸着。


这夹带着思念的风,却不足够让人清醒。





“嘿,考上港大了,带你去吃东西!”

陈伟霆一个招呼拍上李易峰后背,惊得那人差点跳起来,“你吓死我了!”

李易峰转身就要反抗,两个人身高相差不大,可无奈力气均衡不平。李易峰败下阵来,“我妈没送我去机场,她说她看不了我离开。”

陈伟霆帮李易峰拉着行李箱,乖乖的走在身边没开腔。



“其实我心里也挺失落的,她没来送我我总觉得自己孤单一个人,看见别人都有人送,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可是在过安检的时候,想到你会来接我,心情就好了。”



陈伟霆傻傻的笑着,捏捏李易峰后颈的那块软肉,手感还是依旧好。

“我大四了,现在很多医院都在向我抛橄榄枝,虽然还没想好去哪家,但是未来职业就做医生的决定是不会变了。”

李易峰偏过头看他,“我也打算报李嘉诚医学院,读精神医学系。”



陈伟霆瞪圆了眼睛看他,满脸都写着不可思议,“我以为你会报中文系!”

李易峰耸耸肩,无所谓的道:“学医挺好的。”



学医当然挺好的,因为陈伟霆就报的李嘉诚医学院。为了撇清‘关系’,李易峰放弃了陈伟霆所读的外科学系。





“诶,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和我妈吵吗?”

李易峰被风吹的头发往后扬,露出了光洁的额头,整个人显得特纯洁无害。

陈伟霆摇头,“不知道啊,当初问你那么多次你都不说。”





李易峰突然上前抱住陈伟霆,狠狠心,嘴唇凑到他耳边。

伴随着李易峰嘴中说出的话,微微抖着带着热气的空气进入陈伟霆耳朵,瞬时直达脑海,撞击出一片汪洋,波涛汹涌的大海上空正劈着雷下着雨。

嗯,情况有些不好。







“我喜欢男生。”











陈伟霆记得,那天的天蓝蓝的,草绿绿的,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丝甜枣的味道。然后,心怦怦的,而眼前的人,是耀眼的。







——

不要纠结关于医学类的话题,我不是学医的不太懂。

应该是上,中,下这样的顺序,因为实在太忙了没时间所以只能这样码。

别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