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仙席安

都是真的好梦不醒

【厉凡】缈层云

鬼厉忽的想起,离初见张小凡的那天已经过了七个年头。

鬼厉眉心皱起,眼神却毫无波澜,仿佛这世间的世事都与他无关。小灰爬上鬼厉腿间,眼睛挣得大大的看着他,一脸无辜。鬼厉摸摸小灰头顶顺滑的毛,嘴角流出一丝笑意。

“今天回青云,你去吗?”

小灰通人性,乖乖的点头。鬼厉拿起一旁的烧火棍,傻傻的盯着看。

心缈层云,我独行千万里。

小凡,我还没能复活你,你可怪我?

是了。你该的。都是应该的。

我想见你,又怕见到你。小凡,我终究是不够洒脱。

鬼厉穿戴整齐后出了鬼王宗。





“你来了。”

田不易站在悬崖边背对着鬼厉,一副早就料定你会来的架势。鬼厉静声听着,他的语气里却已全然没有了当年初见时的气势。那种嚣张跋扈势不两立的语气鬼厉仿佛还惊觉昨日,但时光一晃,竟已过去七年之久。

七年,足以改变一个人。

鬼厉拿下篷帽,一张清冷凌冽的脸露出,田不易转过身看他,依旧还是当年的模样,但不论谁都知道,他们都已不是当年的那个人。时日过去太久,本该模糊的记忆和面若不似预想中的那样渐渐忘却,反倒是一日比一日更为清晰。田不易一直没忘记当年那个软糯糯地跟在自己身后回大竹峰的小徒弟。那是他最小的徒弟,也是让他此生最心疼最后悔的人。

那是他的小七。

也是鬼厉的张小凡。

“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回来。”

田不易这几年过的也不好。没了张小凡这大竹峰吃饭都是一种煎熬。

鬼厉面上还是一如既往的鲜有表情,但说出的话却依旧深情,“今天这日子,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忘了我也不会忘。七年前,我在这里透彻心扉,他在这里没了生息。我失去了他,也没了自己。”

鬼厉难得的笑笑,转身朝竹林间走去。

“更何况。他在这里,我能去哪。”

田不易叹了口气,步伐缓缓着下山,嘴里一字一句慢慢道来。

“金铃清脆噬血误,一生总被痴情诉。”

痴情之人自古便没好下场,小凡是一个,鬼厉是一个。这天下千千万万人,情深常不寿,缘浅直牵念。总归是荡漾在天地间的一支长歌,磅礴而辉煌,柔情而细流,叫人不能忘。





“小凡,我回来了。”







————
今天在首页被一位太太安利了归时雪,去B站看了后眼泪唰唰流个不停,中了厉凡的毒,以前很少吃水仙的,谁知今天被猝不及防虐到心肝疼。
此篇是我看了视频后有感所为,应该会有下篇。
这次比较短小,要是有下篇的话会尽量粗长。

评论

热度(17)

  1. 阳光久9九大仙席安 转载了此文字